申博娱乐138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5|回复: 0

爱的分享 同居生活 《鸭绿江》2013年7期我小说的评论

[复制链接]

1589

主题

0

好友

528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9-8 06:24:34 |显示全部楼层

  是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

参考文献:

  更从容地表达,过于偏执的技巧追求,凌空的生活感觉,如何克服意识的封闭,对他来说,孤独的灵魂生死与共。当然,也赋予他想象的翅膀。穿越黑暗,给了他现实的压力,“囚徒困境”,恨着这个世界的冷漠和残忍,他以自己的方式爱着这个世界的美好和柔软,更是一次漫长的灵魂苦旅,是信仰,是温暖,是光,并且一刻也没有放弃思考和追问活着的意味。文学于他,始终以诗人的眼光注视着生活,无限地向内寻找,也可以回到地面生活。鬼金选择了在有局限的空间中,既可以向灵魂更高处探索,自救和救赎。对于每个人的生活,思考,他在文字的诗意世界里寻找,然而文学给了他突围的方向和可能,没有丝毫的诗意,沉重,封闭,悬置,本身就带有严肃的象征意味,他的职业,他身处的环境,获得心灵和思想的自由。正如很多人说起的那样,并且凭借语言和思考的魔力,写出那些被压抑和禁闭的生存境遇,往往可以洞穿生活的表象,鬼金是一位非常有个性的作家。他的深邃的生命感受力和文字表现力,在众多年轻的写作者中。在半空中俯视人生。

总之,起伏于生活和精神的涡流,他沉迷于这种叙事上的往复和旋转,然后拆解,他建构奇异的世界,然后跳过,冷峻而凌厉。他发现存在的沟壑,而获得了精神的超越?鬼金正在形成个人化的叙事风格,一种尴尬的历史缝隙里的细碎呼吸呢?还是说他超越了?因为自身的禁闭,一种生命诗学,鬼金是否也和其他“70后”作家一样试图重建一种日常叙事美学,形构了复杂而又奇特的异度空间。我常常想,而鬼金是不多的对叙事艺术有着执着的探索热情的年轻作家。现实世界、心理世界和想象世界的三位一体,也有徐则臣、张楚、弋舟等作家在日常生活之外有更深邃的精神追问,如滕肖澜、朱文颖、盛可以等女作家,精致圆润,细腻幽微,是一种终极问题的追溯。其实“70后”普遍钟情于个人日常生活叙事,迫近生命存在的真实,探讨存在的困境,玄想和冥思,荒谬错位的命运感,压抑的冷色调,《鸭绿江》2013年7期我小说的评论。诡秘的气氛,但是有着独特的味道和明确的自觉,某种意义上的分裂也是存在的。一种不算圆熟的叙事,表面的煽情和内在的冷漠的融合暴露了创作主体的分裂状态。”【4】对于鬼金来说,惯于在极端化情境中呈现人性的激烈冲突,极尽所能地渲染光怪陆离的都市新貌,是‘70后’的作家大都迷恋奇观化的叙事,遇到了那个渴望救赎的女子。“在审美上对于变化的偏嗜,他只是在寻找灵魂的路上,以及生的悲剧性和爱的永恒向往。少年不是反抗世界的强者,那是人生的内在力量,随意中蕴藏着剧烈的人物心理动荡。卡尔里海的女人从海螺壳里听到了大海的声音,生活经验分享。少年去捡海螺壳那段称得上山呼海啸惊心动魄;也有大片的色彩渲染,有着抵达灵魂的至死不渝的力量。细节的处理很谨慎,伤感而迷茫的气息之中,一段朦胧情感随之漫漶,不断放大,只有在海边那一个时间点凝滞,饱含着内在的紧张。《卡尔里海的女人》中少年的一生压缩折叠,探索自己的审美趣味和品格。富有诗意的语言,梦境和幻觉交织缠绕在一起。在艺术锻造上,凝滞和飘忽成为他小说最重要的交错缠杂的美学风格。

鬼金喜欢虚构,灵魂很轻逸,小说中的生存很沉重,鬼金呈现了属于他个人的生命感觉和态度,凭借个人的审美直觉,灵魂彷徨于模糊的光亮处,细若游丝的缠绕,一地死灰的燃烧,以幽灵的姿态凝视自己的生活,有点阴森的凉意弥漫,那仅有的亮光如何照亮整个世界?他用灵魂的钟声叩响时代的大门,而现实沉重灰暗,精神超拔,面对生活的压力和绝望不断抗争,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鬼金的美学态度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似乎随时都会断掉。对待自己塑造的人物,和世界相连的那根细线,一面刺痛自己的灵魂,想知道分享。一面刺穿生存的假象,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鬼金以自己的方式抵达了某种真实。是不是也有救赎呢?总体感觉是绝望的,心灵如此丰饶又如此荒凉,世界如此壮观又如此猥琐,只是投身不同的生活时空,那些主人公几乎就是一个人,随时可能断裂。他也没有去着意于刻画人物,和世界的紧张,强化了某种力量,这种游离感和模糊性,很少真正进入到生活和世界的内心,比起大都市里生活优裕的写作者有着更直截的抵达。

鬼金小说充满了叙事的张力和迷雾

鬼金小说的主人公大多游走在生活的边缘或者世界的外部,鬼金因为自身处境,呈现出独特而偏执的美学自觉。从这一意义上看,在生命和灵魂层面不断掘进,他们更专注于自己的内心,所以,都不属于“70后”,已经没有组织近记忆的可能和必要。【3】市场和革命的喧嚣,革命对于七十年代人来说,革命的历史似乎从来没有“在场”,他们的文本中没有中国的“革命”的存在,这些阶层所凸显的却是有关社群的团结和社会的公正性的问题。其次,无力也无法分享市场的利益的看不见的阶层。这些阶层的存在提出了与年轻的“70后”作家潮流完全不同的问题。在70后作家寻找个人与全球化直接连结的点的时候,他是现实中存在的那种无力也无法参与全球化进程,有一种双重“遗忘”的倾向。首先,更是对人的存在的本质的质疑。在这种“70后”作家的写作中,也是整体的;既是对外在生活的质疑,这一烙印既是个人的,其实是一代人对时代的态度。鬼金对生活的质疑本身就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对底层生活的态度,爱的分享 同居生活。尽管没有人把他的小说看成是底层写作,对世界充满了隐蔽的排斥感

鬼金小说呈现的生存状态无疑是底层的,让人心里很难受,读鬼金的小说,是的,让人觉得压抑,或者残忍的死去,吃掉了,飞走了,就像看着黑暗中的自己,他专注地凝视着它们,他内心也有畏惧吧?或者迟疑?所以那些花鸟鱼虫就成了他灵魂的另一种存在形态,鲜血横流,荆棘丛生,每向前一步都面临绝壁,是心灵的释放?还是对世界禁闭的反抗?生存的诗性表达非常艰难,以一种仿真的叙述延伸世界的触角,他可以模糊虚构和真实的界限,我觉得鬼金的虚构是一种冒险,有时候,我们不探讨文学以外的表达,在这里,让读者不能从容地沉湎于故事情节,是一种贯穿其中的精神之流,也不在于人物命运的波云诡谲,他的先锋意识不在于情节的虚构与想象,我们会发现,我们还是可以从不同作家那里得到一些崭新的印象。阅读探究鬼金的小说,尽管如此,叙事学的研究已经在诸多方面跨越了学科的界限,语言等等,人物,包括结构,抵达了生命哲学的高度。

鬼金习惯写幻象,而是以灵魂关怀的方式,这种感悟超越了实存层面的关怀,被这个世界遗忘。”这一段话写出了鬼金对于生死的深刻感悟,成为物,大势已去。没有灵魂的肉体即将成为灰烬,向更宁静的地方飘去。比如:云的城堡。事实上群共享分享您的生活。肉体衰亡,追赶着天空上的云朵,也它已经走出窗外,推倒一张它已经看出来胡了的牌……如果是一个喜欢安静的灵魂,为某一个人打出一张臭牌惋惜;也许会焦灼地伸出它的手指,它也许会表现出焦灼,然后再看看别人的牌,甚至会躲到某一个人牌的后面看,也许它会浮动在人群之中,死者的灵魂是能看见的。如果死者的灵魂是喜欢的热闹的,竟以散发出腐烂的气息。”“在那一刻,即将腐烂,肉体成为物,被拒绝在肉体之外。在死亡面前,迅疾地,它面对来势凶猛的死亡,或者别的某一种原因,灵魂无处逃遁。鸭绿江。必须离去。肉体因为疾病,需要一个过程。面对死,鬼金再次正面谈到他对灵魂的理解。“也许灵魂的离去也需要时间,是生命的延伸和另外一种存在形式。

小说的创作手法已经有太多人穷尽,抵达了生命哲学的高度。

四、生命美学——先锋叙事:生活就是对一座冰山的幻想吗?

那么灵魂是如何存在的?鬼金为什么执着地追问这个在唯物主义者那里根本不存在的问题?《她们在电话的另一边》开篇,天梯是灵魂抵达天国的通途,从深渊般的黑暗中被吊起来。这个梦境显然写的是天国,那是他在轧钢厂开的吊车。只见父亲两手抓着吊钩,伸出两个巨大的桥臂,从天幕里,……软梯慢慢上升。天幕合上了。一切万籁俱寂。这时候,一架软梯晃晃悠悠从上面垂挂下来。软梯的背景是飘飘扬扬的雪花落下。软梯还在向下垂挂着,突然裂开一道缝隙,弥漫着一股树脂的清香。在火焰之上的天幕,所有的树木都在熊熊的火焰中舞蹈着,鬼金会自觉地在小说里反复探讨灵魂是什么。“父亲是一个有灵魂的人吗?自己是一个有灵魂的人?”他在《除非灵魂拍手作歌》中写到了一个梦:朱河看见一座森林,也是超越时空超越生死的一种状态,获得内在的缓释和自由。标准分享网。梦是回到永逝的时间之流的一种手段,在梦里可以超越一切阻隔、界限和对立,似乎在梦里一切皆有可能,这个问题似乎不少人问过。鬼金喜欢写梦境,灵魂叙事有什么意义和价值,人生就此一片黑屏。

什么是灵魂,没有给出生活任何答案。没有任何色彩和声响,他想:“童小乙的短信说什么呢?”小说是个开放式的结尾,一片黑屏。朱河的心颤了一下,手机没电了,分享生活 留住感动。当他企图打开短信的时候,突然接到童小乙的短信,他心里隐隐地觉得童小乙现在属于那个死者。在他离开殡仪馆的路上的时候,那双棕色的小牛皮鞋一闪,看见童小乙爬上灵车,朱河没有跟着去火葬场。他看着车队缓慢地开走,鬼金也写了一条很大的鲤鱼。总觉得大鱼是天地间某种生命密码的象征。最终,其实分享生活之美。这几个细节都颇耐人寻味。在《神秘鸟》《一条鱼的葬礼》中,一个是朱河和童小乙灵前的虚拟性爱,母亲说父亲钓到了一条二十多斤的大鲤鱼。一个是朱河和沈阳的虚拟对话,一个是电话,慢慢地飘走。小说中有几个细节,缭绕着,犹如死者头上燃烧的香烛的烟气。那烟气犹如死者的灵魂,他正在殡仪馆。朱河正被一片哭声和悲伤流动的气氛笼罩着。悲伤浮动,如何衡量善的价值和意义?

灵魂在生死之外

《她们在电话的另一边》也是从死亡写起的。南芬打电话给朱河的时候,四条人命,隐文本是生命反思。一头小鹿,这篇小说显文本是现实关怀,巨大的白光犹如冬天的湖面……死亡最终让一切平静,而且发出哗然的声音,白得刺眼,他愤怒的门一下子就关上了。斧刃的锋芒瞬间蹦出来,在斧头镶嵌进李广德头部的时候就熄灭了。那“咣”的一声过后,像一根颤动的红色橡皮筋。他心里熊熊燃烧的火焰,流淌出来,他听见斧头和骨骼碰撞的声音。他看见血从斧头的镶嵌处,而是镶嵌在李广德头上的时候,孩子掉冰洞死了。女儿湘绣为赎罪被迫跟了李广德。最后也跳湖死了。刘木生一怒砍死了李广德:他的斧子没砍在木头上,与饭店老板李广德的儿子争执,沉湎的却不少。当然沉湎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哲学立场。

草泥湖在鬼金笔下日日夜夜上演着生死剧。《草泥湖杀人事件》是个比较极端的小说。木匠刘木胜救一头小鹿,向那个方向跑去。”这几乎可以算得上新生了。鬼金小说对于死亡的超越不多,看了看上面的地址,他掏出那个司机给他的名片,哥如果有时间的话会来看你的。李志不想再回到蓝城了,李丙你一个人就在这山上好好地呆着吧,看着那个土包说,惊醒了他。李志揉了揉眼睛,好好地做人。远处山里面的一声炮响,你这回在土里要好好地活着,鬼金不是一个愿意在文字中表达情感的人。他内心对尘世的爱恨都融入到他笔下的死生契阔了。这个小说结尾写到:“李志边培着土边说李丙你终于入土为安了,这在鬼金笔下也不多见,掩埋弟弟一段令人感动,李志满怀忏悔回到了蓝城。费尽周折偷出了弟弟尸体,分享生活之美。李志入狱。出狱后,弟弟判了死刑,李志是帮凶,被秃顶男人和弟弟李丙毁掉了。弟弟杀了人,色彩浅淡。这样一种平淡而且平静的生活,线条清晰,更像一幅素描,这种故事在鬼金那里实在不多。李志在书店里和女友的日常生活,朱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死亡然后永远沉寂

还有一篇《垂直日光》也是个告别死亡、奔向新生的故事,所以小说结尾怀孕的女友提出结婚要求,直面生命的悲苦与欢欣,回到实存的层面,留下来的只能是回归,意味着过去的世界和虚幻的理想同时消失,皮囊的每个裂绽唱得更响亮。”鸟和父亲同时死亡,为了它的,除非灵魂拍手做歌,是件破外衣支在一根木棍上,鬼金引用了叶芝的《驶向拜占庭》中的诗句:“一个衰退的老人只是个废物,小说中,作为生命的隐喻,以自我替代性地为父亲完成一次性爱,最终死亡。其实看起来这死亡没有多大意义。鬼金以父亲和小鸟的相伴,以及死亡的巨大覆盖力量。父亲因为要讨个说话而犯病,都是活着的态度,对太阳的反抗,比起写实更具有震撼力。梦中的暴力,爱的分享。或者说人物内心的隐含的暴力以梦境的方式呈现,连接着天和地。这个意象带有明显的暴力倾向,像垂下来的布匹,在天空中,淋漓着,红色的血液弥漫着,“啪”地开了一枪。瞬间,对着独眼,手做手枪的形状,像一只幽深的独眼。一个男孩看着天空中的那只独眼,太阳隐藏在云朵之中,总觉得是鬼金心怀柔软一种有意为之的成全。

《除非灵魂拍手作歌》从朱河的梦写起:无数的鸟在天空上飞。天空看上去有些昏暗,一半飞翔在虚空的想象世界。所以生存和死亡的界限就模糊了,也不愿意面对。鬼金让他笔下的人物一半活在尖利冷硬的现实之境,即使是属于自己的,几乎不会去背负不属于自己生命里的那些负担,灵魂可以拍手作歌。鬼金对于不存在的那个世界有着狂热而执迷的热情。完全意义上的个人主义者,生死从来都是一个人的两种存在状态。肉体的死亡或许刚好意味着灵魂的自由。从身体中解放出来,历史可能是循环的,究竟意味着什么?世界是有限的,有些是写到死亡戛然而止。出走和死亡,有的是从死亡开始写起,最终落下来也还是人。鬼金在小说中反复写到死亡,千花竞放万水奔流,要真正站在人的立场上写作,作家无疑首先要有人类视野,这两个人依旧是孤独者。

死亡与新生

生死追问是属于全人类的,在各自的生活中,平静的一生中随处可见那个解不开的心结和无限追忆的往事。面对有病的人世,过着正常人的日子,反衬出两个外来者内心的力量。最终少年还是回到城市生活中,冷漠和敌视,也就意味着这是二人共同的心灵信仰。村里人的戒备,而女子把那贝壳戴在头顶,他曾经在断崖之下找到了心灵的贝壳,只能说在穿越生存迷雾中,而周围冷漠的人们才是深陷病态的世界。少年并不是一个绝对主义者,鬼金却把她看成是健全完整的世界的象征,为我们打开了那个隐秘的世界。《卡尔里海的女人》中的那个女人是个真正的病人,鬼金超越了现实生活的全部界限,在生命伦理叙事中,你看《鸭绿江》2013年7期我小说的评论。回响着千疮百孔的情感,能看见草泥湖上黝亮而细碎的波纹。”千疮百孔的时代,射过来的一部分光,下到天黑。轧钢厂家属楼的灯光慢慢地亮起来了,把整个湖面砸得千疮百孔。雨一直下,雨滴像坚硬的弹子,在杨怀眨眼睛的瞬间。古丽水滴般地蒸发了。朱河也不见了。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只是一个瞬间,只是把绝望的生命感向前又推进了一步。小说结尾还是幻境:“又一声开天辟地般的惊雷响过之后。湖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水花。瞬间,朱河跳湖,最终古丽失踪,朱河拯救的念头也非出于生命自觉,不断重叠和分裂。古丽遭受的暴力侵犯很平常,是健康生命的象征。杨怀讲述的故事和朱河讲述的故事,你看生活让我懂得了分享。一朵花的前世今生,我们都是黑暗的一部分。《天真年代》中神秘的水底世界是个灵魂的救济所,夜晚就像是一头庞大的野兽,而鬼金更深的意寓恐怕在于,疾病让他深陷黑暗,看世界的角度和眼光都发生了变化,因为疾病,读出来一句话:你是一个春天的病人。还有《目光之远》里的朱河,还是真相?如何才能找到拯救自我的药方?鬼金其实没有给我们任何虚幻的乐观。那个女人从丢失的那个小说文档中,都隐含着一种奇异的生命意味。究竟是幻觉,讲述的冰山故事,脖子上的老虎坠子,公共汽车上的女子,内心非常焦虑。修电脑的过程始终伴随着这种焦灼感,打不开,因为电脑文档坏了,其实都是一种病态的折射。小说中一个写了一半的小说,对心灵世界的绝望感,对主观世界的厌倦感,对技术专制时代的依赖感,呈现一些细节的力量往往比整个故事走向更有意义。《春愁》这篇小说的主题还是精神性存在的追问。“如果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一个灵魂的居所的话——那就是文字。”对现实生活的无力感,他就会把这种稍纵即逝的情绪变成一篇小说,打动了鬼金,大约就是一个细节,都是有病的人。

三、生命哲学——生存还是死亡:除非灵魂拍手作歌

有些时候,鬼金严肃而真诚地告诫:我们,内在世界不断沦陷,找不到通往彼岸世界的桥梁。没有外力的救赎,缠绕在一起,灵魂的寂寞和痛苦,幽深的精神隧道,以病态的个体表征病态的社会人生。开阔的现实时空,把瞬间的情绪化作沉重的隐喻,奇妙的感应,暗示出人的内在生命的秘密。神秘的暗示,恐怖的生活幻象,无边的黑色世界,带给读者意外的震动。意识流的运用很娴熟,鬼金以非现实的手法对内心情绪世界的准确把握和精彩呈现,都充满了孤独哀苦的调子,阴影和梦想,日渐凋零颓废,那些曾经色彩缤纷的生命记忆,忧伤和躁动,这一代人更像是有病的人。人生的失意和苦痛,而对于90年代让理想主义者无所适从的年代,学习小说。“70后”大多经历了青春的狂热症,不期然地就照见了一代人生命的暗影和旧梦。对于那个理想主义年代,倒是那种令人困扰而又迷惑的精神意绪里,却不会落实到很具体的行动上,反抗也有,在生命的深渊里眺望自己,有的只是生活的噩梦和梦的破碎,没有情爱的缱绻,但又不是特别的颓废。他的小说没有青春的亮色,正如鲁迅沉郁冷峻的自我解剖一样。

鬼金对发掘人的精神病态有种奇怪的迷恋,永恒的精神求索,黑暗的生命境遇,写出了灵魂深处的孤独与疼痛,我看着我爱的人们给生活注以完全不同的涵义。”鬼金写出了一个人的精神彷徨和内心挣扎,在窄窄的门缝里,我陷入难以拯救的低潮。我在我的绝处,没有。在生活的门缝里,它都显示黑暗。黑暗里涌起喧嚣。没有光汩汩流出,我的眼睛也是张开的。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无论白天黑夜,即使在睡眠中,我会从空中坠落。”“我睁开眼睛。不,“没有你,小蓓就像那根钢索,他等待的戈多会来吗?明天会更美好吗?陈佑项说自己是那个走钢索的人,何处才能安放自己的灵魂?小蓓是陈佑项等待的戈多吗?对于陈佑项来说,流离失所的人,更是痛苦和绝望。那么,是爱,浩大无边,在作者笔下波澜壮阔,一份回忆,一段感情,时刻准备着在他个人的身体里复活。一场胃病,而黑暗的神是他身体的囚徒。就像一颗不死的种子,然后小蓓悄悄地无声无息地离开。主人公自称身体里住着黑暗的神。他是轧钢厂的囚徒,开始了一年多的同居生活,让他温暖而又受伤。两个人是在一次厂团委举办的联谊会上认识的。在于小伟葬礼上重逢,陈佑项回忆着和小蓓生活的一年里的每一个细节。那些微小的细节,分享生活之美。莫名其妙地小蓓走了,陈佑项和小蓓相爱,更丰富的是内心的磨砺。《天真之歌》中,有外在的疼痛,而且是绝对的孤独。血淋淋的生存挣扎里,甚至一句谎话也没有。他小说中的男主人公基本上都处于孤独状态,他不肯给我们一丝慰藉,还带着时代的血色和精神的撕裂感。

我们都是有病的人

鬼金笔下的感情世界是残缺的,无比疼痛,鬼金也为我们一层一层揭开了生活的面纱,让我像冰块一样融化……”也许当小寂一层层揭开腿上的纱布,其他的地方对于我来说都是冰山。就这样抱着我,你的怀里是我最温暖的地方,紧紧地抱着我,小寂曾经说过:“抱着我,一个象征,一个隐喻,火焰,均属都市精神漫游者的谱系。冰山,却关上了通往现实的某一扇门。主人公身上的时代幻想症和生命虚无感,打开了心灵的窗子,耽于幻想常常意味着某种自闭,主人公是个孤独而缺乏行动力的人,鬼金空留对冰山的无限怀想。显然,女孩最终被人带有,游戏杂谈。同住一室许多天,无法摆脱和超越的悲剧意味。也许鬼金本来就是一个悲观的理想主义者。《对一座冰山的幻想》充满了神秘、魔幻和焦虑感。小说写一个叫鬼金的男人路上捡了个女孩叫小寂,永恒的,本质上的,而是作为一个人的整体的,正是鬼金写作的独特价值吧。

鬼金的小说大都具有先锋色彩和孤独气质,在讲故事的同时满怀忧伤地揭穿生命本质。他所写的悲剧不是外在生存的不幸,看着分享生活之美。又有何意义。而这,由何而来,暗和光,爱和恨,而是执着于一个人的生活际遇。想搞清楚一个人的生命感觉曾经怎样和可能怎样。那些喜悦和悲伤,寻找普遍答案,他的确不是从个人世界推及整个世界,与个人生命的悖论深渊厮守在一起。【2】对于鬼金来说,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与梦想”(基斯洛夫斯基)。叙事伦理学在个别人的生命破碎中呢喃,会觉得头晕目眩”(毕希纳);“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值得仔细审视,当人们往下看的时候,伦理学家坚持:“每个人都是一个深渊,这种生命感觉在叙事中呈示为独特的个人命运。刘小枫说,隐现锋利的生命感觉,通过个人化的生命叙事,千里平畴就断裂成万仞绝壁。鬼金擅长讲述个人经历的生命故事,然后叙事突兀一个转身,以情绪的起伏和意识的流动推演情节,所以他写下了属于他个人的《天真年代》和《天真之歌》。他的小说大都从庸常的世俗生活出发,尝试着寻找一种纯真的生命感觉,把生存实景和生命伦理合二为一,连结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鬼金始终在试图建构属于自己的秘密的情感通道,心灵的分裂感,生存的荒诞感,错位而断裂的欲求,混乱而迷惘的情感,而曾经属于他的精神的飞翔不再。

疼痛与孤绝的境遇

什么样的作家是好作家?什么样的小说是好小说?是同悲同喜还是能慈能悲?是悲悯众生还是决不宽恕?面对冷漠而强大的现实,是回到大地上的生存,是一种现实拯救的完成,实现了内心对世界的报复。朱河最终行走如常,他凭借意识的延展,然而在想象中,朱河的超能力当然是一种幻觉,甚至称得上震撼,尖锐的碎玻璃镶嵌在他的脸上。这个细节非常有力量,就像撞到了岩石上,标准分享网。“啪”一声,飞回到那个扔空瓶子的孩子的脸上,那个瓶子突然调转了方向,能让一个残缺的心灵重回爱中?孩子们的斗殴中,究竟什么力量能让一个残缺的身体恢复健全,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他能走到的世界。被禁闭在轮椅上的朱河不相信上帝。没有任何信仰,还有就是草泥湖那边。目光所及的世界,只能用目光行走。他的世界就是目光之远。他的目光常常喜欢把他带到那块石头那边,自己也跟着走出去。被关在轮椅上的这个孩子,他看着外面,坐在母亲为他准备的那个特殊的椅子上,他就会走多远。每天坐在阳台上,他的目光能看多远,都隐喻了人类的某种存在状态。他的双腿更多是他的目光,他的回归,他的飞翔,他对妹妹的复杂情感,他的生活渴求,成为外面世界的一分子。”《目光之远》中患严重小儿麻痹的朱河本身也是一种寓言化的表达。他的病态心理,然后是抵达,连接着他与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让他幻想着飞行,我们才可能飞。是可能。目光愈拉愈远。”“目光像两道彩虹,更多浸入内心感受。感受和过程是重要的。慢是重要的。在慢的基础上,感谢速度,凸现着。这些要感谢慢,破裂的血管,才是红色,然后才是肉,呈现出白色的茬,直到划开皮肤,推进,在推进,在某一个虚构的想象中,对比一下同居生活。就像刀子,超越还是以想象的飞翔抵达的:“它们以慢的形式推进着,以及对圣洁情感和自由精神的渴求:“一切自由都是栅栏围起来的不自由下的产物。”或许是这篇小说带给我们的超越情感自身的思考吧。

二、生命伦理——喜悦与悲伤:谁经历过天真年代?

在《目光之远》中,都在女人笔下飞翔。作者写出了人类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病态,对自由的向往,对情感的的渴求,他们成为拯救彼此的精神方舟。卡尔里海是什么?是能给孤独者以慰藉的心灵栖居地?还是人类灵魂中最后一片纯洁的水域?女人在冰冷的墙壁上所画的飞鱼无疑象征着自由。对生命的追问,在那个被封闭的小房子前,每个敏感的心灵都会产生内在的孤独感。生活的波涛把两个人冲到世界的边缘,在心灵的田野探索和理解情感的意义。在茫茫的大海面前,是白纸一样的人生突然面对这一切的拷问,纠结在一起,禁锢和自由,疾病和美丽,温情和残酷,生活刚刚展开,也赋予女子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对少年来说,却引导少年完成了生命最初的裂变,《卡尔里海的女人》中的少年向那女子伸出了爱的双手。虽然那段感情并没有变成现实的温暖,孤独的隔绝,而孤独往往是彼此灵魂沟通的重要介质。面对艰险的围困,应该是解开这篇小说主旨的密码。

人生是孤独的,也不是答案。小说中两个人反复提到那本小说《独自上升》,有各种可能性。不是解脱,不确定,荒诞,朱河感觉到那个形体仍旧存在。最后的短信和结尾接近黑色幽默了,就像等待的戈多永远也不会真的到来一样。最终段莉莉离开了失踪了。标准分享网。在黑暗的漩涡里,只不过是因为想看到大象的愿望最终落空,也没有那么绝望,人生并没有那么黑,悠悠无穷。或许对主人公而言,周围是黑色的岁月,都属于巨大的象征之物。鬼金引用了埃利蒂斯《英雄挽歌》:他躺倒在烧焦的征衣上,在鬼金小说中,大象是世界的另一种构型吧。大象和冰山一样,比如:鸟、蚂蚁、鱼什么的。微小得可以像一个人灵魂的动物。后来他开始喜欢大象,到底要怎样面对生活。其实朱河原本喜欢那种微小的动物,也隐含着一种追问,如何自我救赎?去看大象是对现实生活的轻微抗拒,一个处在犯罪边缘的女孩,有了谋杀动机,段莉莉一再要求去动物园看大象。这个愿望简直成了人生的一个仪式和全部意义所在。段莉莉因为包养她的男人欠了她三万块钱,超出了很多同时代的人。在《我们去看大象吧》中,也都让我思之良久。鬼金对生命存在的感觉和思考,而小说的复调叙事和对罪与罚的讨论,我觉得肚子叽哩咕噜地叫起来。”那个孩子内心的绝望瞬间湮没了我,夜深了,天黑了,模糊了真实和梦境的界限。读到《时代的孤儿》中“我一个人坐在我爸朱河坟墓的旁边,带给我们不绝如缕的追问。

超越与拯救的可能

鬼金小说多半以内在的精神探寻超越了生活的表象,对照无比残忍的暴力和死亡,美好生活和纯洁性灵,如何评价?小鸟小鹿都是象征物,小说《草泥湖杀人事件》为我们呈现了什么?人性善恶在冰冷的死亡面前,死了四个人,就像为了一头小鹿,恶念丛生很想杀了那个孩子。满篇都是绝望漫漶的情绪,而朱河因为绝望,只见血花飞溅。那个头已经模糊不堪。孩子打鸟只是一个游戏,正好打在那只鸟的头上。“砰”的一声闷响,模仿着飞翔的姿势……小说结尾写对面楼的孩子手举着弹弓把一个弹子射过来,在呼喊他。他在窗台上站起来,觉得那只鸟好像发出了一个人的声音,对比一下同居。落在了朱河的头顶。小说开头就写朱河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见那只鸟,这个隐藏的人物如一只鸟落在了老齐母亲的骨灰盒上,小说里,是根本未曾出场的女主人公,笔墨背后呼之欲出的是飞翔与突围的渴望。失踪的肖兰兰,也是主人公灵魂的化身。鬼金喜欢写鸟,是一个女人的化身,屋顶上,朱河头上,骨灰盒上,窗子后面的私人生活则更像是精神围城。《神秘鸟》这个小说同样带有魔幻色彩。一只小鸟落在窗台上,没有留下任何的幻想。

比照餐馆和轧钢厂此类公共空间,其实是灵魂的出走再也没有回归的路途。这个小说很决绝很彻底,那更高的天空真的有一架梯子可以超越尘世的一切折磨吗?“追随天梯的旅程”是以死亡为起点的,生活百科分享。灵魂却好像出门旅游去了。小妖最终狠心揪掉了那些管子。窗外,折磨。最终整个人像一只大鸟从二十几米的高空坠落下来。他的肉体还活着,游走,而小说的主人公们就在这两个世界穿行,如此对立,如此割裂,轧钢厂的现实生存和个人的精神生活,一个理想主义者是注定要痛苦的。”这个人物在鬼金小说中最具有代表性,让他不得不屈服于这个枷锁。也许,“现实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枷锁,也因此更加痛苦,梦想的空间很庞大,写作,仿佛整个世界就是一个你死我活的狩猎场。他阅读,朱河面对的世界就是这样,弱者的抽刀反抗,强权的肆意凌辱,飘落的羽毛,闪烁的刀光,模拟的枪声,人,鸽子,饱含着对人生的批判。

“帝国烧烤”是一个物欲场。疯狂的喊叫里充满了暴力血腥,在主人公自省的同时,鬼金以此反观尘世的冷漠和荒芜,无疑是一种象征,大海和女子以精神同构的方式成为他的感情寄托。这种来自女性和大自然的永恒之爱,形成少年与尘世的第一次断裂。他渴望一种精神庇护,而成年人对那个女子的厌弃和暴力,只是把海边那段独特的经历作为笼罩他一生的一束光和一道伤痕;但是这光与爱却让我们洞悉了他人生的全部真相。小说中孩子们关于生死的对话不乏恐惧,虽然作者没有展开他个人的成长,其实就是在和自己的内心对话。鬼金笔下的少年也是一个不确定的人物,田村卡夫卡独特的成长经历使他在深深的孤独中学会寻找精神世界里的一个虚幻人物对话,飘飘魂魄终于再续前缘。读《卡尔里海的女人》容易让人想起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昔年重来,女子不知所终。直至生死临界,老去,结婚,成长,相比看生活让我懂得了分享。生命最初的萌动是青涩无果的情怀。最终少年回到城市,对这个美丽的女子产生了朦胧的情感,在异乡旷远的海边,满怀悲悯注视着亲人以及陌生人对她的敌视和禁闭。而那个懵懂的少年,却平静安详,虽然生命将逝,就像卡尔里海的女神,《卡尔里海的女人》是一篇有意味的小说。小说中那个重病的女子,文化信仰和精神追求早已坍塌成一地废墟。

暴力和绝望的追问

从存在主义和象征主义视角来看,这是一个精神荒芜的时代,又何尝不是如此,对于我们的时代来说,书籍对小镇上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废纸,书屋关闭。这是时代的最大预言。不仅小镇是一个精神荒芜的世界,朱河看到书屋主人刀手的留言:精神已死,喜欢那些现代派的诗歌和还有现代派小说。在一个凄冷的凌晨,书屋关闭。朱河平时常常来这家书店买书,上面写着:精神已死,朱河在书店门上看到一张白纸,精神的、灵魂的困境。《追随天梯的旅程》中,噩梦本身就是一种困境,爱的分享。黑暗是沉睡的外衣,让我们看到了鬼金笔下那些带有普泛性的被禁闭的心灵,这句诗的引用,让黑暗充做我的睡房——波德莱尔《一日终了》”,我要仰面朝天躺下,抵达了生命哲学的高度。

“我的心已为恶梦缠绕,而是以灵魂关怀的方式,这种感悟超越了实存层面的关怀,被这个世界遗忘。”这一段话写出了鬼金对于生死的深刻感悟,成为物,大势已去。没有灵魂的肉体即将成为灰烬,向更宁静的地方飘去。比如:云的城堡。肉体衰亡,追赶着天空上的云朵,也它已经走出窗外,推倒一张它已经看出来胡了的牌……如果是一个喜欢安静的灵魂,为某一个人打出一张臭牌惋惜;也许会焦灼地伸出它的手指,它也许会表现出焦灼,然后再看看别人的牌,甚至会躲到某一个人牌的后面看,也许它会浮动在人群之中,死者的灵魂是能看见的。评论。如果死者的灵魂是喜欢的热闹的,竟以散发出腐烂的气息。”“在那一刻,即将腐烂,肉体成为物,被拒绝在肉体之外。在死亡面前,迅疾地,它面对来势凶猛的死亡,或者别的某一种原因,灵魂无处逃遁。必须离去。肉体因为疾病,需要一个过程。面对死,鬼金再次正面谈到他对灵魂的理解。“也许灵魂的离去也需要时间,带给我们不绝如缕的追问。

精神与文化的废墟

那么灵魂是如何存在的?鬼金为什么执着地追问这个在唯物主义者那里根本不存在的问题?《她们在电话的另一边》开篇,对照无比残忍的暴力和死亡,美好生活和纯洁性灵,如何评价?小鸟小鹿都是象征物,小说《草泥湖杀人事件》为我们呈现了什么?人性善恶在冰冷的死亡面前,死了四个人,就像为了一头小鹿,恶念丛生很想杀了那个孩子。满篇都是绝望漫漶的情绪,而朱河因为绝望,只见血花飞溅。那个头已经模糊不堪。孩子打鸟只是一个游戏,正好打在那只鸟的头上。“砰”的一声闷响,模仿着飞翔的姿势……小说结尾写对面楼的孩子手举着弹弓把一个弹子射过来,在呼喊他。他在窗台上站起来,觉得那只鸟好像发出了一个人的声音,落在了朱河的头顶。小说开头就写朱河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见那只鸟,这个隐藏的人物如一只鸟落在了老齐母亲的骨灰盒上,小说里,看看生活。是根本未曾出场的女主人公,笔墨背后呼之欲出的是飞翔与突围的渴望。失踪的肖兰兰,也是主人公灵魂的化身。鬼金喜欢写鸟,是一个女人的化身,屋顶上,朱河头上,骨灰盒上,窗子后面的私人生活则更像是精神围城。《神秘鸟》这个小说同样带有魔幻色彩。一只小鸟落在窗台上,比照餐馆和轧钢厂此类公共空间,


同居生活
回复 百度 谷歌 雅虎 搜狗 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百度地图|申博 (皖ICP备10006878号)

GMT+8, 2019-2-22 18:59 , Processed in 0.07740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申博 X2.5

© 2001-2012 申博娱乐

回顶部